研究生和失足女发生关系,中途强行脱掉安全套,狡辩:出入不便!

研究生和失足女发生关系,中途强行脱掉安全套,狡辩:出入不便!

研究生和失足女发生关系,中途强行脱掉安全套,狡辩:出入不便!在校研究生嫖娼过程中脱掉安全套,被拒后殴打失足女强行发生了两次性关系还拍了不雅视频,完事后又抢走了自己支付的3000元嫖资。袁某是江苏某知名…

研究生和失足女发生关系,中途强行脱掉安全套,狡辩:出入不便!

在校研究生嫖娼过程中脱掉安全套,被拒后殴打失足女强行发生了两次性关系还拍了不雅视频,完事后又抢走了自己支付的3000元嫖资。

袁某是江苏某知名高校的在校研究生,2020年12月,袁某通过微信联系了失足女张丽丽(化名),约定3000元的包夜费,达成协议后,张丽丽就按约来到袁某所住酒店。

二人见面后,袁某现金支付3000元给张丽丽,张丽丽接了钱以后,二人就开始了不正当交易。期间,袁某偷偷的脱掉了安全套,张丽丽知道后,坚决不同意不带套。而袁某表示,自己很强,戴套的话会很久才出来,而且带套的话不舒服,出入不便。

但张丽丽却以不安全为由,坚决反对。协商无果,张丽丽就挣扎着下床,但是袁某用枕头蒙住张丽丽的头,张丽丽实在撑不住被蒙住头的窒息感,就同意不戴安全套与袁某继续。

刚休息了一会儿,袁某又要和张丽丽发生关系,这次袁某要用手机拍摄二人不雅视频,张丽丽不同意,袁某就给了张丽丽几个耳光,二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发生了关系,期间袁某又打了张丽丽几个耳光,袁某拿出手机拍摄,张丽丽不同意,袁某继续殴打,最后张丽丽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,只能同意袁某拍摄不雅视频。

两次过后,袁某就穿起衣服要走,走时又通过扇耳光和语言威胁强行劫走了自己支付给张丽丽的3000嫖资。张丽丽深知自己是失足女担心报警后自己也会被处理,就一直没有报警。

直到两个月后,张丽丽卖淫被警方逮了正着,为了争取宽大处理,就供出了袁某,随后警方将袁某捉拿归案。

袁某作为一个高材生,本有大好前途,但他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一条道走到底,违法嫖娼,还强迫与失足女发生关系,更可恶的是事后利用失足女不敢报警抢走他人财物,真的想着要来一次“白嫖”吗?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最终还是要接受法律的审判,美好的前程自然被毁。

请继续往下看,下面才是重点。

袁某和张丽丽均涉嫌卖淫嫖娼。袁某支付3000元给张丽丽,张丽丽提供性服务给袁某,这是赤裸裸的皮肉生意,即使后来卖淫嫖娼行为的性质发生了变化,但仍然改变不了卖淫嫖娼的违法行为。袁某和张丽丽都要接受拘留和罚款的处罚,但是张丽丽本身也是受害者,因此可以减轻对她的处罚,袁某由于涉嫌犯罪,因此再给予他行政处罚已经没有意义。

袁某涉嫌强奸罪。判定强奸罪是否成立的核心是,男方是不是违背妇女意志与其发生性关系。袁某和张丽丽本来就是交易关系,最初都是你情我愿的,但是袁某偷偷脱掉安全套和拍不雅视频,是在张丽丽明确拒绝的情况下,采取殴打的方式继续发生关系,此时卖淫嫖娼的的性质就发生了转变。

袁某涉嫌抢劫罪。袁某采取暴力手段强行劫取了张丽丽的3000元,这已经构成抢劫罪。虽然这3000元是嫖资,属于违法所得,但是在袁某支付给张丽丽时,还钱的所有权已经不是袁某的了,此时只要有人出来抢劫这3000元就构成抢劫罪,因此袁某构成抢劫罪。

袁某涉嫌强奸罪和强奸罪,二罪之间不存在吸收和竞合关系,因此要实行数罪并罚,根据并罚原则,袁某最低要被判处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